土豆你个西红柿🍅先生_

谢谢你喜欢我‗™
深陷维勇厨的少爷

勇利总是拿他的尼基托洛夫先生没辙 abo

依旧无聊产出的小短片,话说我每次都是在晚上有感觉然后就写到1点😫
然后一章完不了。。。只能分上下了,老毛子快去哄!

关于喝酒的事 上

他家的先生很喜欢喝酒

         都说俄罗斯人喝酒就和喝水一样自然。它们和水一样,都是生活的必需品。如果说喝水是为了维持生命,那么喝酒就是为了暂时逃离这个复杂纷扰的社会。让躯体有种灵魂出窍的错觉,将思绪带入天堂得已短暂的治愈。整个人都会觉得轻飘飘暖烘烘的。

勇利自己试一试就知道了。至少维克托是这么说的。

         但是勇利顾不了这么多,他不管战斗民族是不是真的缺酒就像维克托说的一定会死,当然这肯定是谬论,毕竟没有人缺了酒会死的。

“维克托 我觉得我们真的应该好好谈一谈了。”

         勇利说话的时候,维克托正打算打开他从冰箱里刚刚拿出的伏特加,为喝这口冰伏特加,他可是足足忍了一天冲向冰箱撬开塞子的冲动。

“哦,宝贝。一定要是现在么?”

         要是换做平时,有人企图在他打开酒塞的过程中说话,他一定连个正脸都不给的。在没有喝到酒之前,没有什么比现在这项工作更让人全神贯注的了。但是现在他做不到,毕竟面前的是他的勇利。

         勇利没说话,只是眼神更加严肃的看着眼前这个目光时不时还放在酒瓶子的俄罗斯人。他想生气,气这个人没有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可是下一秒勇利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矫情了,毕竟你不能控制一个人百分之一百的思想,就算是爱人也不行。况且他也不是没理你。

“你看上去..有点生气?”
        短暂的沉默之后还是维克托先开了口,没办法这气氛实在是太尴尬了,他爱人就这么气鼓鼓的看着他,但是那表情好像还夹杂着些别的东西,维克托说不清,但是他就用那副表情看着你。就算这时候尤里奥突然进来也一定一时间不敢说话。要知道让那只俄罗斯的炸猫闭嘴的机会可不是常有的。

    虽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但是这样子的勇利真的让人有点心疼,准确的说是让尼基托洛夫先生心疼。没有什么事比让自己的o委屈更令a失格的事了。他真想搂搂他,然后拍拍后背问他怎么了 。

“我真的觉得你不应该在喝酒了。”

维克托愣了一下,好像没太反应过来。明明以前还帮自己往酒杯里加冰的勇利居然要禁他的酒?

“勇利啊”维克托现在强忍着品尝伏特加的冲动,(好吧没打开酒塞也是一方面)拉开身旁的凳子,示意勇利坐下。“不喝酒?怎么突然就想到这个问题了。”

“维克托,你之前怎么爱喝酒我什么时候管过你,我甚至为你差点去考个调酒师。”

“哈哈哈,这个我知道,嘿,还记得我当时怎么阻止的你么,我还记得我拿这个开过玩笑..呢..”

         维克托本来想努力的岔开话题,毕竟自己在这方面很擅长。两个人都极力避免吵架,但是真到了气氛不对的时候,维克托大多都会把它岔到玩笑上,或者牵出之前一些浪漫回忆。勇利很容易被他的话牵跑,这个狡猾的二十九岁。

        不过现在就不太使用了,非常不。几乎是在他说完话的同时,勇利的表情更加的严肃了。

“我很正经的在谈。”

“好吧”维克托挠了挠后脑勺,把手边的伏特加推的远了些,似乎这样更能表示出自己的诚意。

“我现在很认真的在听。首先,能告诉我,为什么么?”

“我们不是打算要孩子了么?”

“所以?”

“你要戒酒一段时间 。”

“亲爱的我觉得这两者根本没有关系啊!”

         维克托不知道他现在是该生气还是该笑,要知道毕竟把酒剥离出俄罗斯人的生活是件十分残忍的事情。不能喝到心心念念的冰伏特加已经很烦了,维克托觉得自己已经在极力克制想要大吵一架的冲动了。

“你真的应该好好看看书了。”

        好像是为了故意气勇利一样,在后面有追加了这么一句。好像嘲笑勇利没文化一样。

“我就是因为看了才让你戒的酒!”

“你要是看了就知道这二者根本没有多大关系。”

“但是多少还是会有啊!而且对自己身体不好!”

“这是我的身体,不用你来瞎操心!”

         一牵扯到酒的话题,维克托的脑子总会有点乱,之前勇利也和他提过少喝酒的事情,但是基本上都是半开玩笑的唬过去了,从来没像今天这么正经的回复过。毕竟话刚出口,维克托就知道错了。要知道自从想要孩子那天起,勇利真的没少做准备,他尽量规律自己的作息,要知道编舞是个即需灵感又耗脑力的活,怎么样安排接连步和跳跃才能把这个俄罗斯的妖精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勇利以前经常为这个睡不着家觉,12点睡觉已经是家常便饭,就连躺在床上只要一有了灵感闪现他就要马上写下来生怕它跑掉。但是为了孩子,医生的建议他还是决定一条条的遵守,这维克托还是看在眼里的,毕竟为了更好的保持体重,一周一次的猪排饭变成了一月一次,光是这样就很让维克托吃惊了。

         勇利腾的一下站起来,连带着桌子上的杯子都被这余波震得叮当响。蜜糖色的眸子瞬间蒙上一层水雾,他的小脸比刚才更红了,甚至身体还有些抖,拳头攥的发白,估计他现在是极力克制自己赏维克托漂亮的脸蛋一拳的冲动。真的,他真是,太可爱了,无论什么时候,可爱的想让人一下子抱住他,拍拍他的后背,告诉他没事没事了,轻吻他红扑扑的脸蛋,对着最诱人的地方吻下去,之后做些把他这张可爱的笑脸欺负的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不会再管了,真的。”勇利吸了吸鼻子,转身走向厨房准备午餐去了,他真的忍不下心不管他的丈夫,毕竟这已经纳入了自己日常的日常,甚至可以说和呼吸一样自然,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自己,有时候他比任何人还要恨 。勇利回来的时候,维克托就看见了,超市的购物袋了放着昨天自己心心念念向勇利唠叨了一天的牛排。

         勇利应该回头的,他应该好好看看维克托现在的表情,然后在拿手机拍下来,好好威胁一下这个冲自己发火的笨蛋。可是他没有,就这么错过了筹码。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种后话的时候,尼基托洛夫先生遇上麻烦了,毕竟未来3天,他都没有机会与自己的爱人好好聊一聊。

评论(4)

热度(130)